鲁斯蒂科与地狱
发表在 日常 分类,已有 0 条评论,总计 107 次阅读 | 点我进行简繁转换

鲁斯蒂科与地狱

发表在 日常 分类,已有 0 条评论,总计 107 次阅读
或许你们还没听说过怎样将魔鬼给送回地狱去的故事吧,现在我就来讲这样一个故事。也许你们听了之后,体会到故事的精义,就能明白爱神虽是欢喜逗留在那富丽堂皇的宫廷楼阁中,而难得光顾穷苦人家的茅屋小舍;可是有时候他却把他的力量同样显现在那参天的森林里,那嶙峋的山峦间以及那荒凉的岩穴中,因此我们就能感悟到人类万物竟无一不是受爱情的支配的。

  话说在巴巴利的加夫沙城,从前有个富翁。在他的儿女之中,有个美丽可人的女儿,叫做阿莉白。她虽然不是一个基督徒,可是听得好多本城的基督徒都是满口赞美着耶稣基督,崇拜着天主,不觉也生了向慕之心。有一天,她向一位教徒请教,人们侍奉上帝、怎样才能事半功倍呢。那人告诉她,侍奉天主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弃绝尘世的一切羁绊,就跟那些逃避到撒哈拉沙漠里去的隐士那样。

  那女孩子才只十四岁,头脑又简单,她听得这话,其实也并不是受了什么教义的感动,仅是凭着幼稚的一时热情冲动,就瞒过家人,第二天清晨独自一个人偷偷地向那沙漠进发了。她凭着这一股热情,一路上经历了几天的辛苦,终于来到了那一片荒漠的地区。她远远望见一间小茅屋,就踉跄地往那儿走去,看见正好有一位圣洁的修士站在门口。

  在这人迹罕至的荒漠里,出现了一个小姑娘,不免叫这位修士十分惊奇,就询问她是来干什么的。她回答说,受了天主的感动,一心皈依真教,要寻求一位修士指点她怎样侍奉天主。

  那修士看见她又年青又漂亮,生怕收留了她会遭受魔鬼的诱惑。所以用好言赞美了她的虔诚的志愿,拿出了一些野菜根、野苹果、枣子来给她吃,又倒些清水给她喝了,说道:“女儿,离开这儿不远,住着一位圣洁的修士,对于侍奉天主之道,他比我懂得多,你还是去请教他吧。”

  他就这样把她打发上了路。等她找到了那位修士,得到的回答跟第一次一样。她只得再往前走,遇到一个很年轻、很虔诚、很和善、叫做鲁斯蒂科的修士,她又把自己的来意从头再说了一遍。那个年青的修士有心想试一试自己的过硬的道行,所以不像两个老者那样打发她走,竟把她引进自己的小屋里。到了晚上,他铺了几张棕叶,算是床,叫她就睡在这上面。

  这么安排之后,还没歇了多少时候,肉欲的引诱已经开始向他的性灵逞威了。这位修士这才发觉过于估高了自己的克制功夫;经不起魔鬼的几番猛攻,他只得屈服告饶了。圣洁的思想、祈祷、苦修等等,全都给他丢置在脑后,他一心只是思量着那少女的青春美貌;又在胸中盘算着该用怎样的手段才好满足自己的欲望,又不致让那姑娘把自己看成淫荡无耻的人。

  他先问了她几句活,发觉她还从不曾跟男人打过交道,果真是天真无知,就像她那一副模样。于是他看出,正可以借着侍奉天主为名,来引诱她给自己满足欲望;因此就滔滔不绝地向她讲解魔鬼是天主多么大的一个对头,接着就让她懂得,侍奉天主,最能讨得他老人家欢心的,便是把魔鬼重新送进天主禁锢它的地狱里去。

  那女孩子就问怎么个送法呢,鲁斯蒂科回答道:“你等会儿就明白了,你只消看着我,我怎样做、你也就跟着怎样做。”

  说罢,他把身上薄薄几件衣裳全都脱了下来、露出一个赤裸裸的身子。那女孩子就跟着他也把衣裳剥个精光。于是他跪下来,像是要祷告的样子,同时叫她跪下来,正朝着他。

  他们就这样面对面跪着,鲁斯蒂科看见一个丰腴的肉体呈露在他眼前,他那一直被压制着的肉欲冲动起来了。阿莉白看得很奇怪,就问:

  “鲁斯蒂科,你下身那个直挺挺的是什么玩意儿呀——我怎么没有呢?”

  “女儿呀,”鲁斯蒂科回答道,“这就是我刚才说起的魔鬼呀,你看,它把我害得好苦,我简直没有办法对付它!”

  “赞美天主!”那女孩子说,“那么我比你幸运得多了,因为我没有这促狭的魔鬼来缠绕我呀。”

  “你说得不错,”鲁斯蒂科说,“可是你虽然没有魔鬼,却另有一样我所没有的东西。”

  “那是什么东西呀?”阿莉白问。

  “你身上长着一个地狱,”鲁斯蒂科回答道,“我深信天主派遣你到这里来,就为的是拯救我的灵魂,好让它得到安宁;因为这个魔鬼把我折磨得好苦哪!要是你看我可怜的话,让我把这魔鬼送到地狱里去吧,那你就给了我最大的安慰,同时你也替天主做了一件功德,会叫他老人家大为高兴,而且你这样做,你长途跋涉来到这里的愿望也就实现了。”

  那个虔心诚意的姑娘听了这话,连忙说:“很好,我的神父,我原是为侍奉天主而来的,既然地狱就长在我身上,那么就听凭你高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把它关进去吧。”

  “我的女儿,愿天主祝福你!”修道士说,“让我们现在就动手把它关进去吧,免得它以后再来跟我捣蛋了。”

  说完,他就把那个姑娘放上小床,叫她怎样睡好,好把那遭受天主谴责的魔鬼关进去。这女孩子的地狱里原是从来没有关过魔鬼,所以不免感觉到一阵痛楚,禁不住嚷起来了:

  “噢,神父呀!这个魔鬼可当真邪恶哪,它真是天主的对头,无怪要受到天主的惩罚,就连把它打回地狱的时候,它还是不改本性、在里面伤人!”

  “女儿,”鲁斯蒂科说,“以后谅它不敢这样放肆了。”

  为了煞那个魔鬼的凶性,鲁斯蒂科接连把魔鬼打入地狱六次,制服了魔鬼,他这才下了床,急于休息一下。

  可是在以后的几天里,魔鬼还是昂首怒目,好不嚣张,亏得那个柔顺的女孩子十分出力,乐于收容它;久而久之,这种服役叫她感到有趣极了,她对鲁斯蒂科说:

  “我想,城里的人说得真对——他们说,侍奉天主是人生最快乐的一件事。我生平做过的事情,再也没有一件能像这把魔鬼关进地狱里去叫我浑身畅快,通体舒服的了。所以我觉得那些不去侍奉天主、反去干别的事的人,真是再蠢没有啦。”

  难怪她从此以后,老是要埋怨鲁斯蒂科道:“神父,我到这儿来,为的是侍奉天主,而不是来闲混的呀,我们怎好坐着贪懒呢?快让我们把魔鬼关进地狱去吧!”

  那修道士只好陪她侍奉天主。可是她偏又问了:“鲁斯蒂科,我想不通,为什么魔鬼进了地狱还要溜出来呢?要是它留在那儿,就像地狱那样乐于接受它,收留它,那么它就永远也不肯出来了。”

  经不起那女孩子三番五次的请求,鲁斯蒂科在他们俩一起侍奉天主的欢乐中,身子给淘空了,他那件紧身衣服象是挂在衣架子上一样;在别人汗流浃背的当儿,他还要喊冷呢。他只能向那女孩子搪塞道:“魔鬼如果从此再不敢气焰嚣张,那就不必惩罚它,把它扔进地狱去了。而我们托天主的福,已经收服了它,它这会儿正在低头祷告,向天主求饶呢。”

  就这样,他总算叫那个女孩子安静了一个时候。可是过了一阵,她看鲁斯蒂科再也不来求她把魔鬼送进地狱里去,她急了,说道:

  “鲁斯蒂科,也许你的魔鬼是受了惩罚,不敢再来缠绕你了,可是我那地狱却不肯放过我哪。我从前叫我那地狱来帮着你制服你那凶暴的魔鬼,所以你也应当叫你的魔鬼来救救我地狱里的急呀。”

  可怜的鲁斯蒂科,他吃的不过是野菜根、喝的只是清水,实在难于满足她的要求,只得向他说,要解除地狱里的煎熬,一个魔鬼顶不了事,他只能尽他的一份力来帮助她而已。这样,他就偶尔跟她敷衍一下,可是次数那样稀少,就像撒一颗豆到狮子的嘴里,简直无济于事。那女孩子因为不能尽心尽意地给天主服役,难免常常口出怨言。

  正当阿莉白的地狱跟鲁斯蒂科的魔鬼,一个要求过高、一个已经无能为力、而时时在那儿发生龃龉的当儿,加夫沙城里遭了一场大火灾,阿莉白的父亲,以及她那许多兄弟姊妹、亲亲眷眷,全都葬身在火场中。这样一来,她就成了她父亲的唯一的财产继承人了。城里有个叫做耐巴尔的青年,他终日游手好闲,把家产都花光了,听说阿莉白仍然活着,就到处打听她的下落,居然在官府还没有按无人继承的条例把那笔财产没收之前,把她找到了、硬是把她带了走——阿莉白心里老大的不愿意,鲁斯蒂科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。

  那青年把她带到了城里,娶了她做妻子,凭她的名义,把她父亲的偌大一份遗产继承到手。

  在那个青年和她同房之前,当地有一些妇女问她在沙漠里是怎样侍奉天主的;她就回说,她侍奉天主之道是把那个魔鬼送进地狱里去,而耐巴尔硬是要把她领回家,害得她再也不能给天主出力,可真是缺德哪!

  她们又请教她:“你是怎样把魔鬼送进地狱里的呢?”

  她就指手划脚地说给她们听,她们听了,一个个都笑得翻倒了,她们一边笑一边对她说:“孩子,别愁啦,这儿的人都很懂得干这回事呢,耐巴尔他会一模一样地跟你一块儿侍奉天主的!”

  要不了多久,这个笑话就传遍全城,竟成了一句时髦的口头禅:最讨天主欢心的,就是把魔鬼送回地狱去。后来这句话远渡大洋,传到了我们这儿来,直到现在还流行着呢。

Decameron

文章有修改
本文选自:十日谈·第三天·故事第十》 - 方平·王科一·译 - 上海译文出版社
本文作者:Giovanni Boccaccio
本文头图:The Reaper
评论已关闭